歡樂,能暫停營業嗎?

 

文 / 鄭乃銘

 

         《小王子》書裡面,飛行員慢慢了解了小王子的憂鬱,當小王子在看夕陽的時候,才能稍微解除憂鬱,享受片刻的溫暖。尤其當小王子說「…你知道,當人很傷心時,就會喜歡看夕陽…」。這話,讀來令人神傷。葉仁焜的繪畫,其實也有滿滿的憂鬱,或許當他憂鬱的時候,他才會如此其切畫出《歡樂暫時停止營業》這福作品吧!葉仁焜的繪畫作品,筆觸纖細卻又有一股揮之不去的神經質情感,但這股神經質情感卻很輕微、很小心翼翼,深怕洩露了馬腳為人所洞穿。趨近於水墨單色系的畫面結構,同樣也有著水墨筆觸那種水分韻染開來的墨漬,這樣的安排更能牽引出現在年輕世代也有些深藏在內心的寂墨;並非如外表所展現的那般開朗或不羈。葉仁焜在《漠漠》作品當中,以台北市內湖堤頂大道的築堤為描繪主體,具有隔絕與防禦性功能的築堤牆面;佈滿著斑斑墨潰,就像生活當中曾經走過且留下的滄桑印痕,任陽光再強、雨水如何洗刷,還是如何輕易把痕跡給抹除,一如那件《歡樂暫時停止營業》作品,彷若被凍結的旋轉木馬,無法旋轉出歡樂、碩大的帳篷竟傳不出歡笑聲。憂傷,總毫無來由就來探訪;令人指手不及…。  

 

 

 

 

當代藝術新聞 2012.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