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屜

 

文 / 洪詩慧

 

     剛剛開始接觸到膠彩的時候,走進材料行很容易被裝著美麗色粉的玻璃瓶所深深吸引,但是畫久了就會知道你離不開哪幾個顏色,心目中的天空就是要那個漸層的藍。不過,漸層的藍也說明了膠彩的磨人,一個簡單大器並且平滑的漸層是慢慢薄塗,上了至少三十層以上的成果。 

 

     陶碗裝著的是畫用鹿膠,也就是膠彩中的接著劑,是不能吃的膠原蛋白!要畫畫的前一天就可以把它泡水放進冰箱,隔夜就可以隔水加熱輕鬆的化開,這樣的畫用膠是純天然不含防腐劑的,所以要是忘了冰,在夏天整碗就會臭掉,就像是對待自己做的菜,要必須的謹慎。 

 

     抽屜裡的小陶塑是以前在念北藝大,跟同學一起打發時間隨便做的,那時候捏完燒成、上釉都在學校完成,現在畢業之後就沒有辦法再隨意的使用陶藝教室,很希望還可以再像那時候自由的作陶。 

 

     膠彩其實就是一種複合媒材的概念,所以我也會混用抽屜裡的其他顏料。在進行不同系列的創作,像是之前描繪一些城市邊境寂寥角落,這台Olympus mju-ii底片機也是伴著我去各種奇奇怪怪的地方勘景。而我接下來的計畫也正式去台灣各地找不同的視覺上的材料,還有各地不同老師傅做的紙材、顏料。

 

 

 

 

h.a.l.f 半調智 10月號/2013 第3期